您所在位置: 主页 > 四川 > 教育资讯 > 教育新闻 >

《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最新后续:行贿、挪用资金、股权冻结

教育新闻 来源:网络 编辑:苗苗 2018-12-18 15:34:59 浏览:

  一篇关于成都七中网校的报道《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在朋友圈刷屏,甚至在微博热搜上极度被顶至最热点。关于成都七中的网上授课模式有人称赞吹捧,也有人质疑它的真实度。什么是“一块屏幕”呢?其实即就是将七中的上课通过网络直播的模式同步到偏远贫困地区。据统计,这块屏幕让很多人实现了大学梦想,甚至进入了清华北大。结果后续,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这块“屏幕”背后的男人、成都东方闻道网校的负责人王红接也随之被推上舆论中心,但却面临众多质疑。

  而在这些质疑背后,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ID:qiyanglu4hao)独家调查发现,王红接因涉嫌挪用资金被审,“屏幕”的运营主体成都东方闻道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闻道”)全部股权也被法院冻结。一份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则显示,王红接曾派人行贿某中学校长63万元。

  启阳路4号就此致电东方闻道,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而想要进一步采访东方闻道相关人员,则需经成都市jyj宣传科批准。

  截至发稿,启阳路4号无法联系到王红接本人。

  负责人涉嫌挪用资金

  启阳路4号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7年5月12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向四川广安市广安区人民法院下发了一份《指定管辖决定书》。决定书显示:“王红接、贺鹏、游贤林涉嫌挪用资金一案,为便于案件的公正审理,及时有效的打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指定由你院审理。”

2.jpg

  决定书上所列的王红接、贺鹏、游贤林三人,都与东方闻道有直接关系。

3.jpg
4.jpg

  据天眼查显示,王红接为东方闻道的法人代表,通过和其妻子许晓霞各自持股50%的樟树市博闻投资管理中心,持有东方闻道92%的股份。贺鹏则在2011年11月1日入股东方闻道,成为股东,于2012年12月21日退出。在东方闻道于2016年9月27日进行企业信息变更时,联络员备案一栏填有游贤林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至于王红接三人涉嫌挪用资金一案的具体案情,法院并没有披露。

  根据东方闻道2017年年报,东方闻道两大股东樟树市博闻投资管理中心和樟树市明道投资管理中心分别出资1380万元和120万元。

  而由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在2018年下达的“(2018)川0107执保208号”执行裁定书中,则显示已对樟树市博闻投资管理中心和樟树市明道投资管理中心持有的1380万元股权和120万元股权全部予以冻结。冻结期限自2018年2月11日起,至2021年2月10日。

5.jpg
6.jpg

  东方闻道股权全部被法院冻结

  这意味着,“屏幕”背后的运营主体东方闻道,全部股权都已被冻结。

  樟树市明道投资管理中心的法人是刘林。2012年至2016年间,王红接和刘林一直以自然人身份合计持有东方闻道100%的股权。2016年9月27日,王红接和刘林退出东方闻道,取而代之的是两人各自担任法人的上述两家公司成为东方闻道的股东。

  目前并未有证据证明此次股权冻结是否和王红接等3人涉嫌挪用资金一案有关。

  行贿中学校长63万元

  东方闻道通过与成都七中合作,将直播网校卖给对接的偏远山区学校,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也因此,对接网校的学校越多,东方闻道的收入越多。

  启阳路4号在一家招聘网站看到,东方闻道正在招聘市场专员,岗位要求写着:负责公司远程教学产品(成都七中直播课堂)、数字化教学产品(未来课堂)的市场推广。值得注意的是,在对招聘岗位的任职要求中,东方闻道在最后写道:公司依托名校成都七中优质教学资源及十六年行业耕耘,产品品质为先,在任何销售活动中不进行商业贿赂、商务宴请,凭借真诚与产品打动客户。

7.jpg

  东方闻道在某招聘网站上对市场专员的要求

  东方闻道专门将不进行商业贿赂写进招聘文案中,或与今年的一份判决有关。

  启阳路4号获取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07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姜某某利用担任某中学党委(党总支)书记、校长的职务便利,在与他人合作办学,采购教学设备、征订教辅资料、人事调动和安排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183.4万元。

  其中最大的一笔受贿,便是东方闻道对姜某某63万元的行贿。

  判决书显示,“王某1的证言及自书材料证明,他是某学校东方闻道网校的负责人,该校在某中学开展远程直播教学。”其中,“王某1”便是王红接,“姜某某”则是某中学的校长。

  姜某某在供述中称,该中学从2003年开始和东方闻道网校开办远程教育直播示范班,每年高一均开设文理直播班,学校与网校签订合同确定班级数量和付费标准。

  2006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其任校长期间,按照约定,网校每年将每个年级一个文科直播班的收费送其作为回扣,其先后十三次收受网校所送回扣款,共计63万元。

  王红接也承认,在这段时间内,其安排负责东方闻道网校教育服务督导工作的亢某,按照每学期每个年级一个文科直播班学费的标准,送给姜某某共计63万元,diyi次送3万元还有游某参与。

  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最后判决姜某某犯受贿罪,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20万,并没收所有受贿所得。

  启阳路4号没有查询到东方闻道和王红接是否因行贿而被处罚。

  曾距亿万富翁一步之遥

  在近日因“屏幕”刷屏之前,王红接还曾一时卷入了上市公司的资本游戏中,引人关注。

  2016年8月,A股上市公司三爱富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框架协议》,拟将主业氟化工类相关资产出售,分别用19亿、3.6亿收购奥威亚100%股权和东方闻道51%的股权,进而转型教育产业。

  此消息一出,引爆了市场舆论。据当时《证券日报》报道,三爱富拟收购的两家公司存在上市前突击分红、员工突击入股现象。而此次收购一旦完成,包括王红接及其妻子许晓霞在内,将诞生6位亿万富翁。

  当时业内人士表示,“两家国企之间买卖壳,左手倒右手,却富了一批个人。这其中是否存在其他商业协议或者利益输送?”

  上交所也发布问询函质问:“东方闻道对于上述网校的开办是否存在重大依赖,相关网络教学服务费用支付是否公允,是否存在上述网校在报告期内向东方闻道输送利益的行为”?

  启阳路4号注意到,上述提到王红接和刘林曾在2016年9月27日以自然人身份退出股东行列,转而以两家公司名义持有东方闻道100%的股权,同时许晓霞和江鹏也是在这次变更中间接持有东方闻道46%和4%的股权。

  最终结果是,三爱富于2017年发布《重大资产购买及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三次修订稿)》,放弃收购东方闻道,仅收购了奥威亚。

  在拟收购前,东方闻道和三爱富还约定了对赌条款,东方闻道承诺在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6100万元、7300万元。但其2014年和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147.71万元、3157.57万元,要想完成对赌目标,有很大差距。

  而一块“屏幕”是否真能改变山区孩子的命运虽有争议,但如今王红接面临的局面,是否会让这块儿屏幕黯淡下去,尚不得而知。

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由秦学团队整理编辑发布,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

热门课程